水妹saymylife

關於部落格
水妹saymylife是我們追求自然健康生活的名稱,我們想透過自然簡單的生活方式做分享和推廣,歡迎你來共享。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再見石灰窯

發現紙湖與石灰窯

【紙湖】一個讓人幻想的名字,她與獅潭的產業、山林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他像一個燦爛的風箏,當他耀眼的飛過獅潭時,卻也快速的墜落。是獅潭盛產的竹子付與他美麗的生命,也是時代變遷的快速,讓她脆弱得像淋了西北雨的風箏,讓她草草的跌落在山林。

石 灰寮則像是被遺忘的老人,他悟自的守護他的岩場,他斑駁淒厲的身影,是人類開採創造的紀錄,如果不是你腑身低頭你絕對會錯過------石灰窯。幾經探查 訪問中會發現紙湖伯公,卻一個也沒發現----石灰寮伯公。石灰窯與紙湖有相連命脈的關係,但它的大量開採與被注意,是始於獅潭冥紙業的興盛「做紙」。

鹽水坑、圳頭窩產好石灰

滷竹麻用的是石灰,滷竹麻用的石灰不用精緻,精細的石灰多半是用來粉牆的,所以獅潭造紙鼎盛時期,有許多人就地搭蓋石灰窯,自己燒石灰用,兼著販售。

共進紙廠獅潭部分滷紙用的石灰大部分在鹽水坑的石灰窯取得,領班羅伍先生說,鹽水坑是獅潭產量最多也品質較好的產地,但大部分由後龍海邊買進燒蚵子殼製成的廉價石灰。

守窯搶挑石灰


新店的陳谷祥自己沒有經營紙湖,而包做竹麻給豐原紙廠的獅潭部分:
『以前我們兄弟也給人包做竹麻,是大東勢那個豐原紙廠。日本時代,分水峎未開通,山上任何產物都沒人要。』

陳谷祥也去挑石灰,挑得愈多酬勞愈多,要比人家更拚命,所以為了掙多一點錢,許多人都是守在石灰窯外,等著開窯,先挑先贏,為生活打拼,和現在小孩為了買偶像演唱會的票或Hello Kitty等商品,漏夜露宿,實在是天壤之別:

『我去黃屋挑石灰,那邊有兩個石灰窯,在永興,一個是黎萬枝的石灰窯,另一個是在黃添財屋角進入,這兩個只是上下坑之分,同一個方向。

我們挑石灰用錫桶挑,我們算擔的,所以石灰窯一打開,大家都搶著挑。』《2002/8/25張秀雲採訪紀錄 新店村自宅》
獅潭最後一名製紙匠

范洋火先生在大窩經營紙寮,是當年做紙行家中最年輕的一個,不過他從丈人手中接手製紙事業時,做紙已經是夕陽工業。這意謂著製紙業也日薄西山,范洋火最年輕的製紙師傅成了最後一個製紙師傅。他說:
『我們的石灰來自台南的白河,那時他們會用卡車載來,圳頭的石灰岩已經薄了,也沒有產量,我做小孩時就知道,但已經沒有做了,本地的石灰也不多。白河的石灰不差,產量也大。
我們用這種方法做出的金紙,燒出來的灰燼是成白色粉末狀,其他的會呈現黑色灰燼。
蚵殼燒出的石灰也可以,但品質不這麼好。』

范的鄰居甘阿華說,『那時石灰窯和紙寮並不在一起,而在圳頭窩的一處國有財產局的土地上。那邊的石灰窯有好幾個,因為燒出的石灰品質好,所以吸引人來做窯。燒好的石灰大部分是粉刷牆壁用,比較少用於做紙,銷路廣及南莊、大南埔、沙坪和苗栗等地。』

挑石灰 挑到畚箕燒成灰

今年已經六十九歲的曾建輝先生(民國22年生)宅邊的石灰窯在現在十一份四的路上,這個窯燒出的石灰品質相當好,砌在牆面,用手指刮抹都不會掉落。

『燒製石灰的原料「水浮石」挖出時為帶泥土的黃色,堆在窯中燒,「燒熟」至整塊呈半透明紅色、「放冷」成塊狀,待它慢慢與空氣氧化後會成粉末狀,再篩過。堆放燒好的石灰塊的地方,就是人們口中的石灰窯。若要快速成粉末,可用冷水澆潑。石灰窯結窯要請師傅。
曾先生還記得常有人因挑石灰塊,遇下雨而燒壞了裝挑的工具,因為石灰塊遇水氧化,產生熱量足以燒掉竹製的畚箕。』《採訪紀錄:張秀雲 》

獅潭義民廟公園旁的石灰窯/甘阿華技術指導-獅潭村史博物館製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