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妹saymylife

關於部落格
水妹saymylife是我們追求自然健康生活的名稱,我們想透過自然簡單的生活方式做分享和推廣,歡迎你來共享。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灣內山開發之【獅潭】山林變遷 原住民獅潭的山林的開墾

台灣內山開發之【獅潭】山林變遷 【獅潭】像一位極為害羞的少女,從來沒有人能撩撥開她身上的那塊縈紗。 獅潭在台灣開發史上,是如此年輕而且多樣。 除了1872年馬偕博士行腳至此,1876年黃南球入墾,史書上稍有觸及之外,很少外人看過她的面貌。 在台灣內山的開發史上佔了極重要的位置,而我們從這裡打開獅潭這位少女的面紗,提供一條值得一探究竟的內山開發變遷的路。 獅潭的森林土地產業,由黃南球的開墾,而吸引客家族群的聚集墾荒,但也由於人類需求產業的快速變遷,讓這塊帶狀的土地,充滿十年為一期波段性的鼓動。 從原始林木-開墾-焗腦-做紙-林木砍伐-燒炭-焗香茅……. . 原住民獅潭的山林的開墾 獅潭溪流域有賽夏子民的汗水 賽夏族的由來,有一說是後龍平埔族遷徙而來,但並有確切的證據和歷史記錄,只是老一輩的口耳相傳。不過在1872年馬偕進獅潭縱谷時,仍是生番之地的茂密森林;四年後,1876年,黃南球入墾,漢人勢力版圖正式闖進獅潭,如潰決一樣,勢不可擋。爭地擠壓,賽夏族人被迫轉往更高的山區。黃阿添之父島水.它歐斯正經歷了這一段,黃阿添之孫黃子清仍記得長輩們在獅潭居地的流動: 我們最先住在現在的頭屋沙坪一帶,後來被迫遷入獅潭的獅頸潭上面,也就是下大窩的入口處,就是現在甘阿火、黃維生住的地方,獅頸潭上面那些田就是我們所開墾,後來黃南球來了又把我們趕到更山上,那時開的水田只用鋤頭耕,沒有用牛耕地,所以都很小坵(客語田的劃分工作單位),開田、割稻、插秧時都用換工,豆鼎發的父親以前也有開田,雖然辛苦也比耕山較嬴(客語比較好之意)。 日據時代賽夏頭目黃阿添時代的燒耕 遷徙到高山的賽夏族在漢人進來獅潭之後,對於山林的運用,初期並沒有受到漢人的潛移默化,從黃阿添女兒潘雲妹和孫子黃子清的口中,一直到黃阿添的時代,賽夏族人仍維持火耕的習慣。這沒有什麼對與錯、進步與落後,只是一種對待山林的不同方式、因應地理環境的一種耕種方式。 潘雲妹說: 就我印象裡面,我阿爸他們都有用過這種耕作方式(山田燒墾),那時土地很肥沃,不像現在,如果用這種方式耕作一定沒得吃……到後面就沒有用這種耕作方式,我那時候很做(客語很辛苦工作之意),但是不會餓到啦!。 黃子清(黃阿添的孫子)說那是一種叫「撒山榖」的耕山方式: 還有一種耕種方式叫「撒山穀」,因我們住的地方都是高山,我們只好用這種方式營生,剛開始先選一塊山肉來鋤草(比較有泥土的山坡地),草曬乾了則用熬燒(註4),我們講說是熬泥(客語),再來就灑穀種、拔草、出穀、撿禾串、紮好一小把曬乾,掛在屋簷下。這種耕作法常讓一般人認為我們很笨也很懶,但想起族人以前一再遷徙的過程,這種耕作方式是不是也最實際。 原住民其實是「生活」在大自然裡,而沒有所謂的「經營」。經營是漢人帶來的概念,以從土地獲得最大的報償、讓土地及其上的生物發揮最大利用價值。 但是隨著漢人的入墾、定居,以及統治者將土地納入管轄,賽夏族人對待和利用山林的方式,就或多或少和漢人大同小異起來了,跟隨著外部世界的產業流行,改變地表植被、作物,如竹林、杉木。竹林就是製紙業興盛和沒落後留下的地貌: 獅潭山林地景風貌隨著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的活動,而改變;隨著時間變遷的產業轉換而改變;人們和山林地景,也就是這片土地的關係和親蜜程度,也在改變;在獅潭這塊土地上生活的多元群族,在這一個個改變裡,產生的不同的命運。 和土地的關係的疏離,是每一個族群都已面臨的課題,只是賽夏族人在山林地景的變貌中是一整個族群及其生活方式各方面的消逝和邊陲化。■《採訪紀錄:張秀雲 整理:吳裕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